• 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聚焦

    《中国公路》:自带流量“高速+”,乡村振兴需要它

     来源:本站 作者: 发表日期:2020-12-23
    字体: 加大 减小    

    编者按:近期,《中国公路》“学习强国”号刊登文章《自带流量“高速+”,乡村振兴需要它》,讲述强荣创新的“高速公路+”模式将如何通过筑路拓能、产业驱动,实施依路兴业、沿路而居,培育出以高速公路为主轴和载体的路域经济带,为巩固脱贫攻坚战成果、助推乡村振兴事业提供一种全新的思路和模式。以下是文章原文。

    为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2018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印发《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以下简称《规划》),对乡村振兴做了科学的顶层设计和指导路线,要求在2022年时探索形成一批各具特色的乡村振兴模式和经验。在近30年的国内基础设施建设过程中,由于高速公路行业的特性,强荣控股集团(以下简称“强荣集团”)的建设者们与中国贫困地区乡村有着大量正面接触的机会,因而对农村山高水远、农民贫富冷暖有着切身的体会,他们切实了解到,在交通扶贫方面,“有路走,走好路”只是基本需求,农村和农民真正需要的是更多的资源分配。而高速公路,正是最佳的资源引流管道。

    强荣控股投资建设的崇靖路古龙山特大桥桥隧群

    乡村振兴、脱贫攻坚的难点和痛点

    村屯分散闭塞,拉高扶贫成本 在山水之美闻名天下的广西,普遍的喀斯特或丘陵地貌把一个个自然村屯隐藏到了山野之间,形成了分散、闭塞的地域特点,极大地稀释了当地人口的聚集度,导致贫困面广而分散。政府扶贫工作的资金、人力和时间等成本也因此而增加。在广西隆硕高速与省道316线约2~3公里长的公路连接线两侧,自然散落着隆安县屏山乡雅梨村的6个屯,其中最小的下良屯仅有29户164人,最大的雅梨屯也不过149户619人。而雅梨村所辖屯多达14个之多,散布在山岭间的各个角落。想要挨家挨户完成精准扶贫,扶贫干部需要“跑断腿”。

    易地扶贫搬迁,就业创业堪忧 据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底,全区易地扶贫搬迁超过16万户,搬迁劳动力41.9万人,已实现就业27.41万人(含务农)。可认为仍有14万人处于待业状态。易地扶贫搬迁后集中安置的选址尤为重要,要有地、有房、有保障性基础设施,特别是需要有就业创业的环境。

    广西为此力推多项举措,其中致力于实现“家门口就业创业”的“易地扶贫搬迁+产业园区+就业”模式具有很强的科学性,该模式主要由农民工创业园、就业扶贫车间等组成。但这种模式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因土地等问题不能将人口迁往城镇周边安置;所引导兴建的创业园等产业等级和规模产值不高,部分存在空心化的风险,大型园区所需配套的基础设施成本较高等。此外,粤桂扶贫协作劳务输出转移就业等搬迁后的就业措施,也带来了人口常年外流的情况。

    “留人”极度困难,人才外流严重 由于城乡发展不平衡,基础设施、就业、教育、医疗等资源高度集中在大城市,农村“抢人”不但不现实,“留人”也成了大难题。特别是接触到更好教育和更多山外信息的青年一代,对于从事务农等体力劳动意愿不足,农村带来的归属感逐年降低,“回不去的家乡”也成为了他们的新常态。

    以蔗糖业为例,尽管广西甘蔗种植面积占全国30%以上,最终农民获得的收益却比较低。按照有关部门制定的最高每吨530元的价格计算,蔗田亩产约5吨左右,总收入每亩2650元,而所需要的种子、农药、化肥及人工费用就需每亩2200元,每亩利润仅400多元,一个收割季(约5个月)最终带来的全年收益(含劳务)可能仅为数千元。与务农相比较,外出务工的吸引力则大很多,以参与高速公路建设为例,农民工月收入一般在3000元以上,有一些技术人员月薪可过万。同时,由于公路建设周期达3年以上,收入稳定性也较强。

    值得注意的是,伴随大批农民背井离乡外出务工,脱离第一产业,投向二、三产业,千百年来开垦的农田、农地将逐渐闲置和丢荒。

    隆硕高速公路按照建成通车后的实景模拟图

    “高速+”与乡村振兴事业高度契合

    高速公路与乡村的“零距离”优势 国内90%以上的高速公路都可连接占国土面积近95%的乡村地区。如果把广大乡村看作国家体积最大的生命机体,那么高速公路就是一条条为这些生命机体循环输送养分的“大动脉”。高速公路形成路网后,无论是纵向还是横向,辐射范围极其广阔,可真正零距离植根农村。

    单以强荣集团总投资超过300亿元的在建项目为例,单条高速公路纵向辐射范围达到约50公里(连贺高速广西段)到110公里(隆硕高速);通过公路连接线和扩展型服务区等所能实现的横向辐射范围则可达到2~10公里。

    如果让直面乡村、投资巨大的高速公路单一地用于解决交通出行和物流运输,而不能深度融入乡村发展,是一种巨大的资源浪费;但如果高速公路为乡村输送的“营养”在丰富性和多元化方面不够,反而可能因为封闭的交通线而把当地农村隔离开来。

    “高速+”融合建设资源

    《乡村振兴战略规划》提出,要推动农村一、二、三产业的融合发展。但正如前文所述,这受到了农村个体经济和农村人口分散、交通不便等多因素的不利影响,只有能够实现资源整合配置,有着产业融合功能的现代农业产业园、农产品加工园、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等平台载体才能够解决问题。

    因此,园区配路,不如园区靠路。如果在建设高速公路时,围绕公路连接线和开放式服务区同步建设这些承载着农村一、二、三产业交叉融合使命的园区平台,包括资源配置和建设成本等诸多问题的解决就可以事半功倍。

    “高速+”培育宜居宜业新社区 未来,城市化的整体进程似乎已不可逆,但富有中国特色的新型城镇化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其关键在于:如何实现城乡均衡发展,如何在城乡之间进行资源的合理再分配。而日渐发达的高速公路网就是最合适的资源配置管道。

    均匀分布、均衡配置、集中规划、超前设计、配套完善、智慧科技、高效管理、生活便利、宜居宜业……各类型特色小镇或者新型农村社区的建设要求,如果以“高速+”理念因地制宜地建设便能够得以解决。农村人口的身份角色、人口素质及就业创业方式也将发生根本性的转变。

    “高速+”具体应该怎么“+”

    “高速+”的基本作用原理,在于拓展和升级传统高速公路的功能性和收益性,整合和配置产业链上下游资源,使之升级成为融合多个产业形态的载体平台,实现“建一条路,兴一个公路经济带,带动一个区域的城镇化发展”。

    具体思路为,因路制宜、因地制宜,以高速公路为主轴和载体,通过“高速公路+特色旅游+产业投资+特色小镇+新基建”等组合模式,孵化产业集群,打造新型城镇,将宜业、宜居两个主要层面融入乡村振兴。

    这样一来,在一个完成闭环的产业和人居生态圈内,就能推动交通扶贫、产业扶贫、就业扶贫的三结合,实现依路兴业、沿路而居的融合共赢式发展,实现地方政府、沿线群众和上下游产业的共荣共生。

    高速公路+旅游 在大数据方面,据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透露,预计2019年当地乡村旅游接待游客约3.89亿人次,同比增长约26%,约占全区接待游客量的46%,乡村旅游消费额约2766亿元,是广西脱贫攻坚最大的“强心剂”之一。

    从建设项目本身来讲,隆硕高速公路沿线辐射的景点星罗棋布,多达20多个,是一串“天然宝珠”,如龙虎山服务区,紧靠两公里外的“中国四大猴山”之一——龙虎山自然保护区,旅游资源得天独厚。

    但无论是方兴未艾的乡村旅游还是经营已久的老牌景区,都面临着旅游基础服务配套设施不足、等级较低等问题。强荣集团经调研发现,龙虎山景区的游客接待中心日常使用率、游客停留时间及增值消费均处于较低水平。

    “高速+”模式并不一定要开发旅游区,而更倾向于解决以上痛点问题。模式之一,就是在“龙虎山互通-连接线-服务区-龙虎山风景区”一线,拓展和升级打造一个高度特色化、产业化、商业化的山水田园旅游综合体,最大程度地让人留下来、玩起来、促进消费,把旅游的资金沉淀在乡村。

    农村居民可以将土地、林权、资金、劳动力、技术、产品等资源进行多种形式的合营,盘活手中的低产值闲置耕地和房屋等资产要素,开展观光休闲农业、林牧业、生态农产品展销、民俗节庆、特色民宿等经营业态,最大程度上实现就业创业、增产增收。

    此外,还可通过高速公路运营商专业化、市场化、统一化的对外展示和传播推广,让高速公路服务区与园区、村庄组成的旅游综合体成为新农业品牌、乡村旅游品牌、特色商贸品牌和民俗文化活动的集中展示和体验窗口,形成品牌效应和消费热点,反哺乡村经济。

    高速公路+产业投资 《国务院关于促进乡村产业振兴的指导意见(国发〔2019〕12号)》指出,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基础,是解决农村一切问题的前提。在“高速+”开放包容、“不吃独食”、融合共赢的理念下,除了旅游产业、休闲农业以外,多种产业类型都可以依托高速公路而兴盛,依路而建的产业也可以大大降低物流的运输成本、人力成本和时间成本。

    可探索实施的项目有:依托上文中的田园综合体而配套的现代农业园、农产品加工园、中医药园区、农村特色电商供应链基地等高度现代化、科技化和规模化的园区,形成农业、加工业、旅游业和服务业一体的融合业态。例如借助隆硕高速途经的那桐镇特色经济产业计划兴建现代化智慧型物流园;通过强荣集团正在投资建设的连贺高速(广西段),充分发掘沿线的优质温泉资源,在当地引导发展健康康养和度假相结合的相关产业和文旅特色小镇等。

    当然,无论是何种产业形态,都应健全收益分配机制,让农村人口具有企业主、股东、现代农业工人及二三产业从业者等多重角色,深度参与,最终激发农村和农民的内生动力,靠内外合力形成因地制宜的农村产业体系。

    高速公路+特色小镇 当前农村建设普遍零散,道路和自建房屋缺乏统一规划,设施简陋且缺乏美感,与地方特色结合不足,生产生活等社会保障方面条件也难以达到生态宜居的标准。而“高速+”的模式生效之后,在产业兴旺和人口聚集的双重效应下,便可考虑“农村产业发展与新型城镇化相结合”的新阶段,超前集中规划建设一批具有鲜明地域、建筑、产业和民俗风情特色的现代化、社区化特色小镇,配套完备而先进的基建、教育、医疗、养老、民俗、文化、培训、就业等保障体系和社区管理系统,以推进农村居民就地、就近城镇化。

    未来,基于高速公路提供的便利交通,在“高速公路+特色小镇”培育成型的情况下,约每15公里的特色小镇生活半径和一小时城乡交通圈内,城市居民周末赶集和度假将成为习惯,乡村居民自由转换城乡角色将成为日常。

    高速公路+新基建 信息化、智慧化是未来发展的趋势,特别是5G甚至6 G时代的到来,将为“高速+”形态下的智慧交通提供前所未有的机遇。

    一方面,通过5G智慧交通和信息化建设,提升高速公路安全等级、工程品质和服务水平,以吸引更多的车流和客流;另一方面,在运营阶段通过智慧交通系统进行大数据收集,对客流和物流等数据进行精准分析,可为当地政府和投资主体调整经济结构、进行产业优化布局等提供可靠的参考依据;再者,在“高速公路+”田园综合体式服务区、园区、特色小镇等重点区域实施5G乃至6G网络全覆盖,农村产业和人居环境的信息化、智慧化将得到进一步提升。

    乡村振兴,是一项长期性、系统化的巨大工程。自带流量的“高速+”作为一种创新的建设运营模式,是十分符合《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的目标和要求的。2019年,交通运输部把广西列为交通强国建设首批13个试点之一。而“高速+”作为鲜明的“广西样板”“广西模式”,将有望因地制宜、因路制宜地推向全国,为交通强国和乡村振兴提供新思路和新模式!

    来源:中国公路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山东省首条由民企投资建设运营的高速公路建成通车
    返回列表>
    快三网址登录